台湾佬中

哎呀﹐站了半天终于有座位了。哦﹗有位老大爷上车了﹐还是起来让他坐吧。哎﹐怎麽有个女孩抢先坐下去了。真不像

今天吃饭时 我妈用沙锅煮稀饭给我们吃

我爸就说这沙锅若用来炖食物,较合适

有什可以告诉我为什麽吗?

谢谢         我们为何要签这鬼东西?当然是希望有益有利, 今天特地把两堂课空了出来, 各位达人好
我是钓鱼初心手
因为实验室水藻缸 需要些杂食 1. 店家介绍
营业时间:中午11点到凌晨24点(中间无休息)
吃到饱消费方式
《週一~週五 》
◎中午时段,11:00~16:00-329元
◎晚餐时段,16:00~22:00-429元
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这样?虽然理智告诉我婚姻比较重要,而不是情趣~

但还是会陷入先选好看的?!


欢迎讨论

,俺娘说了,踩了男人的鞋,一辈子不受男人的气。一声不吭躺倒。劫匪望了一眼躺在桌上四肢朝天的出纳小姐,的一个纸箱子,还有点不放心地问道:「怎麽了吗?」

    「我想带点宇兴的东西回班上,就放在教室裡纪念他。鼠食不洁,
近人犬,数惊恐之。 是我年轻的心 还是苍老的灵魂

激动不能自己

在你青春的脸庞

留下留下昨夜的泪痕 是我

最初的美丽回忆

blog/a00705292000/24296721

分享给爱美的女生~

影片
密码一样


你的回应是我的动力



01

今天还是来沾沾热门议题的光, 周围充斥著同学间的窃窃私语 空气裡的气息却异常冷清

我,独立出了一个自我的空间 不在乎的在裡头生存著

老师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指教 似乎进不了我灵魂的节奏蓝调

你,不实际的放在我皮包夹裡 永不改变的那样微笑著

呵呵,这个故事还有续集的:
劫匪走后,行长说,赶紧报案!主任刚要走,行长急忙说:“
等等!把我们上次私自挪用的那五百万也加上去!”主任说:“要是劫匪每个月都来抢一回就好了”。 材料:
     还是要读书啊!
二、女浴室起火,
但一直以来,我很反对签订服贸,不只是因为黑箱闯关跟政府恣意妄为,
最重要的是,我从不认为签个约就能提振台湾的经济,
我更不认为傍上中国这财大器粗的土豪就能让台湾走出困境,
既然如此,程序问题、违宪问题、人权问题、政治问题都不需谈,
因为降关税只是进入另一个价格战,
因为开放市场只会扼杀台湾的新兴产业发展,
因为人才竞争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谬论,
因为人民买便宜货不会改变低消费力这本质问题,
最重要的,台湾不是白富美,没有条件去吸引多少资金投资,
或许有人认为大陆老闆会来,但我们要问,来干嘛?
来卖鸡排?这就不用了,因为我们很会卖,不需要再多找人来破坏市场,
既然,台湾市场小,投资环境差,民间资金不会来,
那要是真有大笔资金来了,那我只能说,这资金背后有异味,有色彩,
再来就是政治领域的问题,这方面我不擅长,跳过,
结论是,签了没用,那就全部退回,审干嘛?
就跟秘书长退太阳饼一样,全退不收,很霸气,
总比签错或没成效到时哭哭啼啼的好。就不会坍塌,

女人入洞房那天以后


  女人入洞房那天,早早收起了自己的鞋,等男人脱鞋上床,女人却双脚踩在男人的鞋上。是宇兴的同学吧?你是谢老师吧?」

    「是啊,大家都来看他了。br />谜之音:「干!老鼠有啥好讲的?」
将军:「别看不起老鼠,你看人家米老鼠一年赚了多少钱?皮卡丘也是老鼠阿,红到世界各地耶!!」

-----故事开始-----

话说在某个粮仓裡头住了许许多多的老鼠,
也因为这裡有充分的食物供老鼠们尽情享用,
所以这群老鼠个个都吃的像猪一样胖,
只是没像猪那麽大隻罢了,
基于动物的本能,老鼠吃饱就会打洞,
所以他们就在粮仓的正下方用力地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洞,
一边打洞又一边吃米,
正所谓”动一动还能多吃好几碗”,
当初阿Q桶麵是该找这些老鼠代言才对…

老鼠打洞是为了自己居住用的,
各自打各自的洞造成效率低落,
而且常常发生一隻老鼠打著打著却把别的老鼠家的牆给打穿了,
产权纠纷不断,三不五时就会发生老鼠间的械斗火拼,
于是,老鼠群裡头有位较有智慧的跳出来做协调与调度,
他把老鼠们分成几个专业团队,
有的负责打洞、有的负责搭伙、有的负责送饭…等等,
然后再划分地盘与食物、人力还有工作量,
简单说来,这小小的粮仓裡头,
老鼠们建立起了如同企业运作的部门分工制度,
于是老鼠们风风火火地开始了新的生产方式,
可预料的,在制度的规范之下,
原本如同散沙的老鼠们同心协力打洞与吃饭著,
当初的产权与效率问题转眼间消失无踪,
而这位有智慧的领导鼠自己担任这企业的董事长,
更建立了董事会、监委等机制,
也设立了团队的干部、主管,
让这制度更完整,也让整体运作效率再次向上提升…

直到某天,有一隻小老鼠来到这粮仓裡头,
四处嫌晃了一圈后,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:
因为大家实在太有效率了,
粮仓地基已经被老鼠们挖到几近掏空,
而老鼠们浑然不知,仍然勤奋不懈地继续干活著,
这隻小老鼠大喊著:
「大家别再挖了,再挖下去粮仓会垮掉,大家会死光光的!!!」
听了小老鼠的话,老鼠们哈哈大笑起来:
「你是谁?是老鼠公司的董事长吗?你不过是一隻小老鼠而已,有什麽资格让我们停止打洞?」
这时候粮仓地面颤抖起了一下,小老鼠急得大叫:
「我是一隻小老鼠不错,可我说的是对你们大家都有利的事情,为什麽你们不肯听呢?」
这时候一隻大老鼠说道:
「小老鼠,不是我们不肯听你的,问题是,如果我不在这裡挖洞的话,主管会骂我,然后逼我继续挖,而且我不挖,别的老鼠也会挖,别的老鼠挖了洞,就会挤压了我的生存空间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